• 首页
  • 武汉卓尔
  • 中超
  • 国内足球
  • 国际足球
  • 综合体育
  • 足球直播
  • 企业频道
  • 湖北足球网2020-12-29 15:47:00 热度:

    昔日跳杀今日秒杀 大马名将陈文宏化身带货主播

    2020年12月28日,在马来西亚因新冠肺炎疫情实行动管制令期间,改变了许多人。有者失去了工作,有者在此时创业,它也改变了双打名将陈文宏的生活和事业。

    他在脸书带货直播,开启销售之路,赢得不少人气。在他看来,勇于开启网络直播是一种改变,他相信改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改变,因为不改变将会原地踏步!

    陈文宏在管制期间,因为得了水痘,就在房间内自我隔离,避免传染给家人,尤其是年幼的孩子,却因此当上脸书直播主,并开始网售自创品牌的猫山王口味麻糬。

    在他初开直播时,他的一名经营便利店拥拿督衔头的朋友建议他,可以在直播时销售一些东西,于是他就尝鲜一下,结果就此走上带货直播之路。他自嘲说:“以前对着镜头说话觉得害羞,不敢说,但现在已经是越说越过瘾了。”

    “李宁”体育品牌是他的赞助商,他不想在疫情停工期间,白领来自商家的赞助费,于是在开直播时,就向粉丝推售商家的运动书包,仅是开播一小时,就成功售出150个书包!

    “其实这不太难,东西是死的,就看我如何说。大多数人是要卖羽毛球的运动包包,但我觉得我卖的这种书包不只是打球可用,旅行也可以用的到。”

    他原只想体验网卖而已,未料就此卖出150个运动书包。既然如此,他就乾脆体验到底,于是在网售之后,从早上11时至晚上11时,不停的为150个书包包装,以便邮寄出去,并没有寻求赞助商的协助,最终是全身腰骨酸痛。

    “经过这次尝试后,接着下来在面书直播卖出的运动用品,例如球拍、衣服、鞋子、帽子等,就把销售名单交给赞助商,由他们帮我处理。”

    打开面书直播的知名度后,就有商家联络他,希望他为商品如床、枕头、酱料、吸尘机、音箱等带货直播。

    然而,他原本开直播的动机本就不是想赚钱,因而婉拒不少商家,只是选择性的接下少量商品,最终还是发现有些商品并不适合他的直播。

    在今年五、六月时,有个销售冷冻猫山王榴梿和麻糬的朋友找上他合作,结果开直播后一小时就售出250盒麻糬,10天内售出4000盒,让他的许多粉丝开始认识了麻糬。

    “我不知这样的销量算多还是少,因为之前没有卖过,而我也想销售这个产品,对方说需要至少拿3000盒才能成为OEM,即是要投资数万令吉。之后,我就再卖了4000盒麻糬,并觉得这个商品会有不错的发展。”

    恰巧,一家柔佛州的饼乾商家找上陈文宏代言,对方也有销售麻糬,对于成为销售麻糬代理方面,经过洽谈后,双方开始合作,生产陈文宏品牌的猫山王口味的麻糬。

    “我开始直播推销它时很紧张,因这些都不在我的计划内,但它就像和我很有缘份,在两个星期内就生产出猫山王口味的麻糬,虽然包装普通 ,但我觉得东西好吃,后来也开始慢慢改善包装。”

    他在网上直播销售相关麻糬一个月后,已售出约一万盒,这提升了他的信心,并开始设置自己的商品销售办公室。

    “我觉得,收入多少并不是最大的问题,但网友的反应却是一种惊喜,就像不会读书面对考试的学生,能够考到98分一样。个人觉得我可以往这个方向发展,而且我也有两个较好和有默契的伙伴一起配合。”

    在患上水痘患时,他原本只需要远离人群约一个月即可,但因为家中有小孩,为安全起见,陈文宏把自己隔离在房间近两个月。未料,闲时无事就开直播与粉丝交流,也因此开启了他网上直播事业。

    “我开始对直播没有想法,通常是看人家直播,觉得别人很会说,自己在说话方面很差不会说。当时看到网上很多人,例如讲师在直播,当我也开了直播,当时也有600多人在线观看。”

    他的首个直播是从二楼房间开始,当时是傍晚时分,他把手机镜头对着家中对面的大草场,直播那些不遵守管制令到户外运动的老人和小孩,一边谈着自己对这事情的看法。

    直播志在分享

    陈文宏销售自创品牌的猫山王口味麻糬成绩不错,让他继续想往直播这个方向发展!

    “其实,我开始直播并不是想赚钱,只是吃到或用到好的东西,想要分享给粉丝。就如现在卖的麻糬,我也是把它弄到最好吃才卖给别人。”

    他在羽坛当打之年时,当时并不流行网上直播,他无法直接和粉丝接触,无法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参赛、比赛输赢后、以及给网民骂时的心情,现在开直播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与粉丝分享自己的兴趣和喜好。

    “我并不是每场直播都卖东西,大多数时间是与网民聊天,什么话题都可以聊。有时想卖东西就卖,可以一星期四、五次卖东西,也可以一星期一次都没有。”

    即使销售猫山王味麻糬的业续不俗,也考虑成为日后发展方向之一,但他坚持开直播的目的还是以分享为主。

    对于是否考虑在退役后成为全职带货直播为主一事,他至今没有太全面的考虑,这是由于他也有自己的羽球学院。如果未来继续往直播方向,他也不会只是销售一种产品。

    “我自己喜欢吃麻糬,就要做到最好才推荐给别人。如果要赚钱, 就做那种价格很便宜冰淇淋式的麻糬就可以了,以我的名声来卖也可以卖得比较高价,我不想这样做,我只想把它做到最好再分享出去。”

    大老板看直播找代言人

    “直播这条路是可以走的,你们不要笑!很多人就笑直播没用,傻人没事才去做。但,后面来的东西(好处),你不知道的啊!”

    一直有人问陈文宏“直播有钱赚吗”,他就想告诉他们,他开始直播至今,已经得到三个商品代言了!

    他说:“有很多大老板在看直播,问直播有钱赚与否者,是没有发现这个机会。事实上,他指一些企业家在管制令期间同样无事可做,他们自身虽然没有参与直播,但却通过手机看网上直播。

    “一些老板就是是因为看了我的直播,才慢慢认识我,知道我是羽球员,就对我有兴趣,就有很多商家找我当代言人。”

    至于他的直播卖点,他认为是会和网友积极互动,也会开一些政府好笑的规定或政策的玩笑,找到能够与网友有共鸣的话题。

    “与人互动说话当然要真,为什么要假假呢?我只是做回自己,如果不这样,活的会比较辛苦,因为我是比较简单的人。不管说什么,都会有喜欢和讨厌我的人,既然这样不如选择做回自己,想做什么都可以。”

    就目前的情况,陈文宏觉得他会直播下去,至于在羽球学院的教学,只是一种与人分享羽球技术的管道,并不一定想走这条路。

    “我在国家队时就很有压力,早上六七点就要起床,当教练也需要这样,因为带球员打比赛需要有纪律。此外,球员输球要面对记者和上司,我觉得这些都压力。至今为止,我不太想走这条路,开设羽球学院只是自己想要分享技术而已,要如何做都没有问题。”

    对他而言,教球已是一件没有挑战的事,因为他已在球场上20多年,教球已不是太大的考验。当一名教练需要在闷热的球场内,每天教球6至8个小时,他无法想像要长期过着这样的生活。

    “人生只有一次,这样的生活很累。钱是可以赚的,卖香蕉糕也可以赚钱呀!首先就是要对那个行业有兴趣,就不会觉得工作很闷,我觉得教球是很闷的事,这是由于已接触太久。”

    但是,他坦言每个运动员的想法不一样,一些人愿意在国家队当教练,因为想培养更多球员成为冠军,但他目前没有这样的意愿。

    直播之路可行 暂无意当教练

    对于其他现役或退役运动员在新常态下,是否适合化身为直播主,陈文宏觉得只要愿意踏出第一步,都会有一定的机会。

    在他开始在面书上直播时,有不少人认为不可能有太多好处,然而,如今也有数名羽球员或许是受到他的影响,开始做直播了。

    “我觉得很多人没有这个勇气做直播,因觉得这不是易事,你要在一个小时内对着摄像机,在没有人问你问题情况下自言自语。同时,还要与人互动,如果果说话太闷,又没有人要看你直播,因此很多人踏不出这一步。”

    他相信直播这条路可以继续下去,但并非每天开设直播,因为粉丝也不可能每天守着直播,也没有过多的金钱购买直播主推售的物品。

    在知名度方面,他表示他在羽坛上具有一定的知名度,确实在直播上帮了一些忙,至少不是两三人或数十人在线观看而已,至少都有数百人同时在线,但这也需要通过分享的话题,把热度维持下去。

    “不要认为有名气的人才能直播,没有名气就不能做,如果这样想一定不行的。那些开直播能够销售几十万令吉商品的人,也是从无名氏慢慢做起来,每件事都是慢慢积累而来的。”

    来源: / 责任编辑: 我爱小贝fc_system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湖北足球网;合作及投稿请联系:617941913@qq.com

  • 武汉卓尔
  • 首页
  • 中超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