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汉卓尔
  • 中超
  • 国内足球
  • 国际足球
  • 综合体育
  • 精彩视频
  • 湖北足球网2020-11-10 13:01:38 热度:

    观察: 亚泰重返中超--金元逝去 秩序回归

    稿件来源:小贝 贝克足球

    8日,成都,蛰伏中甲两载的东北豪门长春亚泰以3-0击败“东道主”成都兴城,第二阶段4胜1平、干脆利落地拿下2020赛季中甲联赛冠军,同时时隔两个赛季重返超。

    距离2018年第30轮长春亚泰在大连体育中心遗憾地输给大连一方、令人意外地降级到了中甲,已有729天。漫长等待,亚泰终于重新回到了顶级联赛,这是亚泰人本就该存在的舞。

    1。

    这些年,作为次级联赛的中甲一直有个怪现象,每到赛季收官阶段,都会出现冲超球队集体刹车甚至“拉胯”的表现。

    似乎中超对于他们来说并非向往的天堂,而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地狱。

    以上赛季来说,虽然冲超的是青岛黄海青港和石家庄永昌,但贵州恒丰、长春亚泰同为冲超大热门。

    结果,贵州恒丰在最后的6场比赛中输掉4场,末轮客场0-1不敌北体大积分停留在54分;之前拿到53个积分的长春亚泰则客场1-4惨败给黑龙江FC。

    两队原地踏步,石家庄永昌却“用力过猛”,他们在主场2-0击败了新疆,以一波4连胜收官、奇迹杀进中超——赛后,一时间“手足无措”的石家庄市有关方面甚至连贺电都没有准备,球迷在欢腾,而整个政府层面则悄无声息。

    “冲超拉胯”最典型的球队,当属曾经的广东日之泉,那支成立于2007年的南派球队2009赛季冲上中甲,在6个赛季的征战中两度成为冲超热门,但都最终都“功亏一篑”:2011赛季,他们与中甲第2名广州富力只有1分之差,2013赛季,他们3分之差落后哈尔滨毅腾冲超失败。

    其实说“冲超失败”那都是假的,这是日之泉球员自己的选择。

    对于很多中甲中乙的本土球员而言,都存在着不愿意升级的情况。

    特别是那些注定与国字号无缘(不需要中超平台搏关注)又成家立业(有经济压力)且25岁以上(有职业寿命危机)的队员,能够在中甲中乙稳定地赢球(稳定的赢球奖金)并且占据主力位置(出不出场、进不进大名单,奖金分红有差别),于他们而言,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近几年来就有了部分中甲中乙的强队,风风火火一个赛季、最后时刻却接二连三奇怪地掉链子、升级失败的诡异现象。

    一旦冲甲冲超,引进的外援会抢走自己的位置,且赢球难度陡增、赢球奖金不稳——那我凭什么要卖命升级?

    2。

    从俱乐部角度而言,在中国,足球作为企业活广告,母司投资人必须考虑受益回报。

    今天的中超俱乐部即便在不停地降温,但是过去五六年动辄亏损十亿以上已是常态,连上海上港这样青训强大的俱乐部,也得用5年60亿换来一座中超冠军。

    甚至依托庞大人才库的山东鲁能,也必须连续两年“换个活法”才能成为亚冠常客、连年杀入足协杯决赛。

    这个江湖,早就不是曾经朱广沪的深圳和高洪波的亚泰分别用2000万和5000万就能夺冠的时代了,足协的“帽子”严格落实之前,在中超连保级的成本都要1.5亿起步。

    在中国足坛,球员的工资相当不低:2018年全国规模以上企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68380元,比上年增长11.0%;而文化、体育和娱乐业位列所有行业中的第四位,平均工资有92624元——注意,这只是平均数,中超的平均数则为此数十倍。

    按照个税政策,很容易就达到最高等级的税率45%。且俱乐部与球员所签合同多为税后收入。

    即:假如球员的合同工资是1000万,那么俱乐部需要付出的金额则将近1500万。新个税虽然45%税率不变,但其他配套政策的调整使具体的缴纳各方还在试水中。

    现实就是,莫拉蒂在国际米兰都玩不下去,而被称为“重庆莫拉蒂”、“河南莫拉蒂”的尹明善胡葆森,一个已经于三年前彻底退出,另一个在建业俱乐部每年亏损超过十亿(胡葆森语)的情况下,究竟能坚持多久,同样是一个问号。

    以尹明善为例,十九年前,尹明善斥资5580万元收购重庆前卫寰岛红岩足球俱乐部,组建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彼时力帆集团年收入约20亿元,利润3亿,当时一支足球俱乐部的年投入仅在3000万元上下。

    到了2015年,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力帆股份)全年营业收入124.58 亿元,利润 3.94 亿元——但是再看中超,中超俱乐部2015年平均投入已经高达2.5亿元。

    力帆集团的利润与16年前相差无几,可是足球俱乐部的运营成本却暴涨了近10倍。

    “当我利润3个多亿的时候,拿3千万,小事情,但现在我利润只有4、5个亿的时候,要拿2、3个亿的话,负担就沉重了,”尹明善很早就说出了自己的无奈,“并不是我不喜欢足球了,并不是我厌恶足球了,实在是觉得自己的能力不相称了。”

    执掌重庆力帆16年来,尹明善的整体投入超过7亿元,这其中包括2000年斥资8000万元收购重庆洋河体育场、2003年3800万元买壳,帮助重庆力帆留在中国顶级联赛。

    多方数据显示,尹明善老爷子掌舵俱乐部的最后一个赛季即2015赛季,力帆的中超保级成本超过1.5亿元。

    肃然起敬归起敬,但金钱世界,终要落回到算盘上。曾经的重庆力帆和如今的河南建业,值得每一个想要冲超的中甲投资人,思索再思索。

    莫拉蒂,不是那么好当的。

    3。

    辽足解体,亚泰已然成为了东北足球当之无愧的龙头大哥,2020年本就是长春足球必须扛起东北大旗的一年。

    这样的背景下,去年冲超阶段的种种诡异现象,应当绝对杜绝于今年重返中超的大业。

    赛季初,冬天里的1月末,长春亚泰早早抵达土耳其安塔利亚开启海外拉练模式。虽时间较长,但为了确定新赛季主力阵容,那时的主帅巴巴扬在海外拉练期间一直在约战东欧球队,进行了10场教学赛以检验训练成果。

    在这十场教学赛中,长春亚泰先后0比3不敌俄罗斯甲级联赛的莫斯科切尔塔诺沃、1-4不敌俄俄罗斯甲级联赛的希姆基、2-1战胜乌克兰超级联赛的第聂伯、0-1和2-3负于拉脱维亚甲级联赛的尤尔马拉斯巴达克斯、0-1负于哈萨克斯坦超级联赛的奥肯咸特普斯、2-2战平哈萨克斯坦甲级联赛的阿克托别、0-0战平乌克兰甲级联赛的扎波罗热冶金、1-1战平乌克兰甲级联赛的沃洛奇斯克、0-2不敌俄罗斯乙级联赛的卡赞卡。

    共计取得了1胜3平6负的战绩,也算是达到了教学赛的目的。  

    之后,亚泰又按照中国足协要求进行“春季大练兵”,保证体能储备,应对新赛季的挑战。

    本赛季球队最重磅的引援就是巴西中场卢卡斯-索萨,可司职前腰、后腰等多个中场位置,加盟亚泰之前曾在塞浦路斯甲级球队利马索尔、希腊人竞技效力了四个赛季,并帮助希腊人竞技连续两个赛季获得联赛冠军。

    卢卡斯身体素质出色,对抗能力强,在中场覆盖面积大,传球精准,拼抢积极,能有效破坏对方进攻。

    配合着之前的张瑀、张梓健和尼日利亚前锋阿隆,又补充了饶伟辉、高迪、王杰等中超名将,2020赛季的亚泰,其实力居于中甲顶层。

    冲超口号尽管不宣传,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目标。

    最终,这支亚泰在本赛季的中甲展示出了绝对的统治力,第一阶段,他们以6胜3平1负积21分的成绩领跑常州赛区,唯一一场输球还是巴巴扬执教时的事——第四轮0:1小负昆山FC队。

    之后至赛季结束,亚泰8胜3平,11轮未尝败绩。

    第二阶段,亚泰4胜1平强势异常,甚至五场比赛一球未失,实现479分钟不丢球的壮举。

    长春亚泰上一次在中甲联赛丢球还要追溯到第一阶段对阵四川优必选,当时他们是在第61分钟城门失守。整个赛季仅仅丢掉7球,远远好于其他冲超对手。

    最后一战对阵成都兴城,当家射手谭龙只用两分钟就敲开对手大门,成为本赛季中甲最大的明星。

    本赛季,谭龙出场14次即打入11球,成为当之无愧的联赛射手王。此外亚泰三外援合力贡献10球,另一位国产前锋高迪也有4球入账……整个赛季28粒进球,同样是中甲第一。

    这两年来,亚泰在中甲联赛共上演了4次“帽子戏法”。其中3次来自谭龙,对手分别为上海申鑫队、新疆雪豹纳欢队和南通支云队。另外1次来自外援日夫科维奇。

    虽然征战中甲仅两个赛季,但在此期间共有4位主帅执教过亚泰,分别是陈金刚、萨布利奇、巴巴扬、陈洋。其中,率队夺冠的陈洋执教球队刚过1个月。

    在陈指导执教后,球队的更衣室随即有了新变化。胜利后球员们纷纷省去了在社交媒体“晒心情”的环节,全队将士除了场上90分钟外,基本保持沉默,一心低调备战,将外界干扰降到了最低。

    超强的实力、坚定的信念,让亚泰终于得偿所愿,时隔729天重返中超。

    周日赛后,谭龙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这个冠军等了2年,我们本来就不应该在中甲踢球!”

    据亚泰官方透露,长春市政府在亚泰冲超后也第一时间发来贺电:

    “欣悉在刚刚结束的2020赛季中国足球协会甲级联赛第二阶段比赛中,长春亚泰足球队不畏强手、顽强拼搏,以五战四胜一平的战绩荣获冠军,成功实现冲超目标,为长春争得了荣誉,为建设体育强市及我市现代化都市圈建设做出了积极的贡献。特此,向你们表示热烈的祝贺!同时,希望你们认真学习贯彻最高领袖视察吉林重要讲话和重要指示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立足新的起点,刻苦训练,努力拼搏,再接再厉,勇攀高峰!为全面振兴长春、全方位振兴长春做出新的贡献!”

    4。

    从中国足协赛季初提出的限薪到疫情期间各俱乐部自发的“降薪”来看,减轻俱乐部运营负担已经成为了众多俱乐部的共识。

    今年的转会市场上鲜有天价外援,此外放走天价薪水的外援也是部分俱乐部改变运营策略的一种方式。

    如此看来,今年的联赛是特殊的一年,而中超金元足球的模式或许也会就此暂缓。

    这,也是重新激发中甲一众豪强“冲超胆量”的极大诱因。

    可以预见的是,更为严格的“薪资帽”将会在明年中超联赛推出。如果再不在今年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全面控制和压缩俱乐部的运营成本、特别是进一步降低薪水标准,职业联赛“崩盘”并非危言耸听,因为中甲俱乐部、中乙俱乐部的现状更令人忧心。

    今年在政策与疫情的双重打击之下,格外寒冷的冬天里,外援政策放开之后各队根本没有大幅更换外援或者积极抢购,反而只采取了简单修补的做法。

    八冠王广州恒大一直在处理归化球员,没有买入任何新外援,还把大负担J马清理出去,这一次不再是租借而是自由转会——这笔交易恒大血亏。

    上港、鲁能、国安等6支球队在冬窗里只引进了1名新外援,没有更换其他外援。甚至比埃拉、雷鸟和多拉多只是租借回归;而苏宁买来瓦卡索之余,送走的韩国中后卫洪正好其实去年已经离队,今年冬天只是自由转会而已。

    如此多的土豪没有大手笔,导致冬窗中超只有20名外援加盟、12人离开,还是在青岛黄海、石家庄永昌两支升班马必须要调整外援的情况下。

    转入转出人数都创了近几年新低,甚至只是2017赛季的一半。

    中超的这种境况,赛季初都被制定目标的长春亚泰、浙江绿城、成都兴城看在眼里。

    中超球市外援交易人数不光少,也毫无星味,上海上港花费546万欧元引进的洛佩斯已是标王,他的价格甚至不到前标王奥斯卡的十分之一。

    大连花费1000万欧元买来两大外援已是今年在外援方面投入最大的球队。

    赛季初外援成交金额的大幅下滑受到政策、疫情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成交价格比较多的只有洛佩斯、瓦卡索等8名外援,剩下的像申花的姆比亚、石家庄的罗穆洛、重庆的西里诺等人均为免费加盟。

    即使还有少数几个外援没有公布转会价格,但今年中超球队引援总金额也不会超过4000万,累计价格跟那些身价昂贵的超级外援相比,根本排不进前5。

    再从市场档次来看,本赛季中超从欧洲五大联赛直接引进的外援,凤毛麟角。只有卓尔的卡里索和苏宁的瓦卡索此前来自西甲。

    来自荷甲、瑞超、土超、K联赛、美国大联盟的球员占据了大多数。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来自东欧的后卫重新在中超走红,这似乎是很多年前草根时期中国联赛的光景,如今竟然重现。

    比如华夏幸福的梅米塞维奇、鲁能的卡达尔、黄海的武科维奇,都是来自东欧国家的后卫,这些后卫的共同特点就是物美价廉,各队更多考虑了性价比。

    同时,中超各队在这个休赛期补充的几乎都是球队的第五外援,也没打算靠这些外援来让球队实力有质的提升,加上有新政的限制,更多选择屌丝外援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跋。

    顺时代而为,竭胸膛之力,亚泰的重返中超、以及此前于中甲也抱守青训不放松的绿城同样一只脚踏入顶级联赛,已经在预示着“变天”。

    从中国足球整体观察,过去十年之久的所谓“金元盛世”,除了刺激了顶层球市、为个别龙头企业实现了名利双收,其他层面,并没有给国家性的领域带来任何成果,更是带动了不良投资风气、压垮了太多俱乐部。

    某种意义上,金元的繁华始于私有,也丰于私有。

    如此局面,结合疫情下的国际经济形势,不论是出于管控资本出境流失的目的、还是减轻下游级别联赛经营压力的考虑,降温都是必须的。

    作为管理者,必须给予中乙俱乐部冲甲、中甲俱乐部冲超的“信心和胆量”。

    恭喜长春亚泰!

    来源: / 责任编辑: 我爱小贝fc_system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湖北足球网;合作及投稿请联系:617941913@qq.com

  • 武汉卓尔
  • 首页
  • 中超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