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汉卓尔
  • 中超
  • 国内足球
  • 国际足球
  • 综合体育
  • 精彩视频
  • 湖北足球网2020-11-10 13:01:00 热度:

    开场2分钟冲超希望终结 9年来川蓉离中超最近一天

    2020年11月8日,是四川足球、成都足球自2011年之后,最接近中超的一天。没有之一!

    2011年11月2日,成都谢菲联在2011赛季中超最后一轮2比2逼平已经提前夺冠的广州恒大,写完了他们在中超联赛上的最后一笔,广州恒大主帅李章洙在赛后走上前安慰成都谢菲联主帅牛洪利:“你们虽然降级了,但赢得了尊重。”但这样的安慰无济于事,更衣室内,成足将士们泪如雨下。9年来,川蓉球队在中超的最后记忆也始终定格在这一瞬间。

    今年的成都兴城是9年来第一支向中超发起冲击的四川球队,昔日的金牌球市和这座城市的足球DAN也都因此而复活。但在立冬的次日,在9年来川蓉足球最关键的一场比赛中,成都兴城开场2分钟就丢球,最终0比3不敌长春亚泰,与中超的距离曾经那么近,最终还是那么远。

    不过只要有梦想,希望就会一直存在。立冬,万物蛰伏,以待来年,再次生机勃勃!

    “冲超”,川蓉足球奢侈的口号

    “请记得回来时候的路!”9年前成都谢菲联降级的现场,成都球迷在看台上打出这样的横幅。但之后9年,四川足球、成都足球一直处于迷路状态,始终找不到通往中超的方向。

    2012年赛季,资金只够维持基本生存的成都谢菲联仅拿到中甲第9名,距离冲超有13分的差距。第二年中甲联赛开始前,俱乐部在基地请来成都的媒体,开了一个恳谈会。当时一个女记者直接了当地询问时任成都谢菲联俱乐部的高层:“你们新赛季的目标是什么?肯定不是冲超吧?!”这位高层佯装出不爽的样子,说:“我们为啥不能冲超呢?”然后在场的所有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段子似的,都笑得极为开心——两年前才降级的球队,说起“冲超”却像是个笑话,这确实是很悲哀。但事实就是,那一年成都谢菲联的运转资金基本来自卖掉冯卓毅的转会费,在这笔钱花光后,俱乐部的投资人不得不到处借钱发工资,借来借去,就把股权转让给了成都天诚。

    那一年成足在中甲惊险保级,后来的故事也没有再重复的必要,在2014年成都天诚降级并解散后,陆续出现了四川隆发、四川力达士、成都钱宝、四川九牛、成都兴城等球队,都是从中乙或中冠起步。前些年,四川球迷最大的梦想也就是能早日看到中甲比赛,就连这卑微到尘埃里的愿望,也是到了2018年10月底才得以实现。

    成都兴城0比3不敌长春亚泰

    敢喊“冲超”的队伍,只有两支

    这些年,这些队,敢于喊出“冲超”口号的队伍其实只有两支。2014年,四川力达士以四川全运男足为班底创立,红星新闻记者赶到雅安专访了投资人艾雅康,后者在采访中喊出了“一年冲甲、两年冲超、三年进亚冠”的口号。回到成都,因为对方的龙门阵有点“玄”,红星新闻记者与部门负责人商议了很久,决定还是忠实地记录和呈现受访者的原话。但第二天专访见报后,马上就有成都足球圈的老前辈打电话来声讨,他认为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最终,四川力达士只在中乙联赛坚持了一个赛季,就因为欠薪而解散。而近年来第二支提出“冲超”目标的,是2018年才成立的成都兴城。

    在成都兴城官宣成立的那一天,俱乐部就明确提出了自己的目标和规划——三年冲甲、五年冲超。比起当年的四川力达士,这已经务实了许多,但当天在发布会现场,不少人对此还是不太在意或持怀疑态度,普遍认为三年冲甲有希望,但五年冲超有点难。

    如果当时有人说,成都兴城只用两年多的时间就会站在冲超的门边,可能又有很多人会认为“智商受到侮辱”。但最大胆的人都不敢预言的情况,就这样有些魔幻地成为了现实——成都兴城2018年从中冠升入中乙;2019年从中乙冲甲成功;2020年在中甲第一阶段拿到成都赛区第一名进入冲超组,第二阶段末轮之前仍有着冲超或进入升级附加赛的机会。

    任何冲超话题都会激起球迷热议

    冲超组第四轮的比赛成都兴城0比1不敌浙江绿城,虽然让冲超形势变得被动,但主动权至少还掌握在自己手中——只要能在最后一轮赢下长春亚泰,成都兴城至少可以进入前两名,最差也是获得一个升级附加赛的资格。

    11月4日第四轮结束后,几乎所有的成都球迷群都在呼吁大家周日前往现场为成都兴城加油助威,抢票成为这几天成都球迷的生活重心。某个球迷群里,甚至还发生了购票成功的幸运球迷兴致勃勃地晒出了电子票证,却被人盗取取票码,提前在线下领走球票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几天,任何和成都兴城有关的话题、新闻都会在各个成都球迷群里得到热烈的讨论。

    某个成都球迷群中,有人上传了一张中甲冠军奖杯被安置在都江堰凤凰体育场的图片,引起了球迷的不安,因为浙江绿城末轮在都江堰对阵泰州远大,而成都兴城是在双流中心与长春亚泰交手,“难道足协已经内定由浙江绿城夺冠冲超?”不少球迷发出这样的疑问。

    但这是毫无根据的猜测,成都足协方面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说,由于冲超组在三个场地同时开哨,而冠军颁奖仪式在比赛结束第一时间就会举行,所以在可能产生中甲冠军的都江堰和双流两块场地上都准备好了冠军颁奖仪式。有知情人士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很多人并不知道,中甲冠军奖杯其实是有两个的,所以在都江堰和双流各安置了一个,这样谁夺冠都不会耽误。”

    一瓢冷水浇灭了双体的狂热

    11月8日这天下午,紧张而兴奋的气氛在双流体育中心(简称双体)内外蔓延。

    在等待进场的时候,一些球迷就迫不及待地在场外点燃了冷焰火,这是以往很少见的一幕,而双体东看台则在本赛季第一次坐得满满当当,近年也只有2018年四川FC在都江堰的冲甲决战可以相媲美。

    在现场播报双方出场名单时,上赛季四川FC的保级功勋外援阿隆的名字没有得到成都球迷的任何回应。在今天,阿隆不再是亲人,而是“敌人”,而成都球迷对他的个人能力也多少有些忌惮。成都兴城主帅卡洛斯的名字在最后被播音员念出,全场球迷都在等待这一刻,数千人跟在“卡洛斯”三个字后发出整齐划一的呐喊:“下课!”

    “卡洛斯下课”已经成为成都足球的一个梗,一个文化。从中乙喊进中甲,又喊到了中超的门边。卡洛斯曾亲口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很高兴球队创造了很多成都足球的历史,并且有了一个幽默的口号:“现在就连球员在训练时都会喊‘卡洛斯下课’,我已经把它当成球迷为我加油的一种方式,如果能喊着它进中超,我会非常高兴的!”

    不过双体全场狂热的气氛在一开场就被当头浇下一瓢冷水。比赛才20多秒,阿隆就获得单刀机会,好在张一诺神勇救险。但2分钟时,长春亚泰卷土重来。阿隆禁区内胸部做球给谭龙,后者劲射破门,这一次张一诺也无计可施。这个进球也将成都兴城逼入了绝境,破釜沉舟的兴城球员们在接下来的10多分钟打中一次门框,一个进球被判越位——今天的运气也不在兴城这一方。

    第26分钟时,看台上突然有了些许的骚动。不少关注着比分网的球迷纷纷向身边人播报:“泰州远大进球了!”如果泰州远大击败浙江绿城,兴城打平也可以获得升级附加赛的资格。但很快这一欣喜化为泡影——比分网取消了泰州的进球,然后显示浙江绿城进球!3分钟后,浙江绿城打进第二球,2比0领先泰州远大,这意味着成都兴城必须逆转击败长春亚泰,才能获得附加赛的资格。

    “莫搞了!”一些球迷窃窃私语。真正让人死心的是第36和41分钟,长春亚泰利用任意球在门前两度头球破门,3比0遥遥领先。上半场尚未结束,一些球迷开始提前退场。而北看台寥寥的两百长春球迷载歌载舞地喊出“亚泰是冠军”的口号,这一刻,已经没有成都球迷有心情和他们针锋相对了。

    11月8日,9年来川蓉足球距离中超最近的一天。虽然终结这份希望,在比赛开始后只用了2分钟,但对命运多舛的四川足球来说,已经难能可贵了。明年,我们再从头来过!

    来源: / 责任编辑: 我爱小贝我爱小贝fc_system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湖北足球网;合作及投稿请联系:617941913@qq.com

  • 武汉卓尔
  • 首页
  • 中超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