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汉卓尔
  • 中超
  • 国内足球
  • 国际足球
  • 综合体育
  • 足球直播
  • 企业频道
  • 新闻
  • 湖北足球网2021-05-14 15:21:39 热度:

    叙利亚名单出炉:卡尔滨继续落选 新入籍球员没有一个招入!

    中国男足在2022年卡塔尔世预赛40强赛小组赛中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叙利亚队昨天(12日)下午公布了最新一期备战的35人大名单,球队定于本月16日在大马士革展开集训。引人注目的是,去年11月份因与突尼斯籍主教练马鲁尔发生冲突的前亚洲足球先生卡尔滨依然榜上无名,而新近完成入籍手续的几名球员同样未能入选。这意味着叙利亚队基本沿用原先的阵容来华参赛。

    卡尔滨依然无缘回归

    今年初冬季转会窗期间已经从沙特希拉尔队转会至阿联酋瓦赫达队的前亚洲足球先生卡尔滨近来状态不错,不仅在阿联酋国内联赛中屡有斩获,在前不久刚刚结束的亚冠联赛西亚大区的比赛中,也帮助瓦赫达队拿到了小组出线权。而在这之前,他已经公开表示,希望能够重新回到叙利亚国家队,“如果离开了国家队,即便是在俱乐部球队中进再多的球、取得再多的荣誉,也不会超过代表国家队出战所能够取得的那种成就感。”

    卡尔滨是在去年11月份的迪拜集训期间与主教练马鲁尔“结怨”的,而且就在叙利亚队出战乌兹别克队的热身赛之前被勒令离队。这之后,卡尔滨在接受叙利亚本国媒体采访时“大放厥词”,公开批评与指责马鲁尔,甚至还将矛头指向了叙利亚足协主席加耶布。至去年11月底,叙利亚足协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卡尔滨“永远开除出国家队”。

    不过,至今年初,叙利亚体育部开始关注叙利亚队出战世预赛的情况,甚至希望能够取消将卡尔滨永远开除出队的决定。而叙利亚足协也收回了成命,并派遣叙利亚国家队领队与卡尔滨本人进行沟通,卡尔滨也在3月上旬公开发表声明,对自己的行为与言语表示歉意,希望能够重新回到国家队。

    不过,尽管卡尔滨表示出了足够的诚意,但马鲁尔在3月中旬公布叙利亚国家队集训名单时,并未将卡尔滨列入其中,只是表示,他认为卡尔滨是位出色的射手,“在我认为需要的时候,会将其召入队内。”所以,虽然卡尔滨缺席了3月份的集训,但叙利亚球迷更相信在6月份出战世预赛时,肯定会重返国家队。但遗憾的是,就在昨天公布的35人集训名单中,卡尔滨依然榜上无名。这或许对中国队而言,多少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

    新入籍球员一个未召

    在阿根廷圣洛伦佐队效力的中后卫贾利尔·埃利亚斯已经具备代表叙利亚国家队出场资格

    站在中国队的角度,其实“好消息”不仅仅是卡尔滨未能重新回归,先前,叙利亚足协专门成立的一个名为“海外侨民职业球员委员会(Expatriate Professionals Committee)”的下属委员会负责帮助叙利亚足协物色那些拥有叙利亚血统的后裔球员,而且已经成功地帮助叙利亚足协完成了效力于阿根廷圣洛伦佐队的中后卫贾利尔·埃利亚斯(Jalil Juan Jose Elias)、在新西兰凤凰队效力的攻击型球员艾哈迈德·奥斯曼(Ahmed Othman)、在加拿大踢球的前锋莫尔汉·巴布利(Molham Babouli)等多名后裔球员,而且也已经上报国际足联并获得批准,可以代表叙利亚国家队出战。但是,这些球员同样一个也未能入选。

    需要指出的是,这次叙利亚足协公布的35人大名单中,有四名球员在欧洲俱乐部效力,除了身披10号球衣的中场球员马瓦斯(曾在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对阵中国队的西安之战以及马六甲之战中各入一球)是从叙利亚本国球会转会至罗马尼亚博托萨尼(Botosani)队的之外,其他均为叙利亚后裔,恰恰就是经过这个委员会的游说,获得了叙利亚护照、转而代表叙利亚国家队出战。包括:

    目前在卡塔尔效力的穆罕默德·奥斯曼

    这个赛季在卡塔尔的卡拉伊蒂亚特(Al-Kharaitiyat)队效力的穆罕默德·奥斯曼(Mohammed Osman),他从小就前往荷兰,在2008年加入荷兰维塔斯青训营,并在2013年正式与维塔斯一线队签订职业合同。长年征战荷兰甲级联赛,而且期间也曾代表荷兰国家青年队出场过。2020年8月份,他从荷甲的阿尔梅罗赫拉克勒斯(Heracles Almelo)队转会加盟了卡塔尔球会。2019年11月14日在与中国队的首场40强赛中,他因伤缺席。

    目前在罗马尼亚效力的中场球员艾亚斯·奥斯曼

    本赛季初从土耳其转会到罗马尼亚赫尔曼斯塔德队(Hermannstadt)效力的中场球员艾亚斯·奥斯曼(Aias Aosman),从小就前往德国,是德国青训营培养出来的一名球员,先后曾效力过比勒菲尔德、科隆等队。2015年夏转会至德累斯顿队之后,帮助该队从德丙升至德乙,征战了三个赛季的德乙联赛。2019年夏转会至土耳其。2019年11月14日在与中国队的首场40强赛中,他未获征召。

    另一位则是西蒙·阿明(Simon Amin),在2020年1月份曾随叙利亚国奥队参加了在泰国进行的东京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在奥预赛后,他在2020年11月份被马鲁尔召入国家队,并在对阵乌兹别克队的比赛中首次代表叙利亚队出场。目前,他在瑞典的第二级别球队特利堡队(Trelleborgs)效力。

    为帮助叙利亚国家队冲击卡塔尔世界杯,该委员会一直在努力帮助叙利亚足协完成相关工作。但是,马鲁尔也许是出于保险起见,也许是“用熟不用生”,几位已经获得国际足联批准的新入籍球员一个也未召。这样,对中国男足来说,在准备与叙利亚队的比赛时,就可以无需考虑这些“新面孔”的情况了。

    取胜国足的主力均在

    作为国足此番小组赛中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叙利亚队此次召入的35人几乎全部都是“熟面孔”,特别是,在最近一次交锋也就是里皮“下课”之战即2019年11月迪拜1比2输给对手的那场比赛中,叙利亚队迎战中国队的11名首发球员全部都入选了。而且,那场比赛中,叙利亚队就只有22人出战,16人全部都继续入选参加备战。这其中,包括中国球迷所熟悉的中锋、效力于沙特阿赫利队的索玛、在罗马尼亚效力的马瓦斯、以前曾在河南效力过的中后卫萨勒赫等。

    在新补充的人员中,原来属于叙利亚97年龄段国奥队队员的多达12人,在那届奥运预选赛中,叙利亚队击败了日本国奥队、杀入了八强,距离东京奥运只有一步之遥。而相比之下,中国97年龄段国奥队中此番无一人入选。

    曾多次攻破中国队球门的马瓦斯

    从叙利亚队的情况来看,由于该队从去年11月份开始已经先后参加了四场热身赛,因而马鲁尔对整个队伍的情况应该说相对较为了解了。只是,在这四场热身赛中,马鲁尔采用了四种不同的阵型出战对手,首发阵容也一直在不停地变化,特别是在海外效力的球员迄今为止尚未全部到齐过,因而最终的主力阵容会如何?目前依然还有待观察。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叙利亚队来华参赛的基本还是“老面孔”。接下来,就看国足将如何进行应对了。

    索玛

    根据安排,叙利亚队将从本月16日开始在大马士革展开集中。不过,由于队内在海外效力的球员不少,他们首先需要完成各自俱乐部的赛事,然后才能到叙利亚国家队报到。所以,在16日当天,叙利亚队将只有8人会按时报到,因为叙利亚的两家俱乐部十月(Tishreen)队和瓦赫达(Al-Wahda)队将出战亚足联二级俱乐部赛事——亚足联杯赛。该项赛事定于5月21日至27日进行,其中,十月队将前往约旦参赛,而瓦赫达队则将前往巴林作赛。这意味着,这两队的球员只有在打完亚足联杯赛之后即最早5月28日才能到国家队报到。

    据悉,叙利亚队在国内集训将进行至5月20日,然后从5月20日至30日,球队将前往迪拜进行拉练。众多在海外效力的球员将直接到迪拜与国家队汇合。迪拜期间是否会进行热身赛?迄今为止尚未有更进一步消息。所以,相比而言,叙利亚队的备战恐怕并不是很理想,至少人员齐整度无法与中国队相比。

    来源: / 责任编辑: 我爱小贝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湖北足球网;合作及投稿请联系:关注微信公众号联系小编

  • 武汉卓尔
  • 首页
  • 中超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