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武汉卓尔
  • 中超
  • 国内足球
  • 国际足球
  • 综合体育
  • 精彩视频
  • 湖北足球网2020-11-19 15:01:11 热度:

    陈戌源谈困难不免哽咽 中国足球不好挨骂天经地义

    来源:人民日报体育

     

    江苏苏宁队首次捧起中超“火神杯”的第二天上午,苏州的冬日依然晴朗。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匆匆吃完早餐,出现在记者面前。专访开始前,他还在反复询问颁奖典礼上出现的一些瑕疵。

    回顾这个特殊的中超赛季,一如气氛热烈又不失细节的颁奖典礼,虽有瑕疵,但瑕不掩瑜,堪称成功。专访中,陈戌源回顾了整个赛季的来之不易和酸甜苦辣。

    此外,这位中国足球的“掌门人”还对联赛发展、裁判问题、亚冠联赛、国家队备战、青少年足球等话题畅谈了自己的思考,谈至其中的困难与不易,不免哽咽。虽然中国足球还面临艰难挑战,但陈戌源坚信,国家队一定能打赢此次40强赛;只要扎实推进,青少年足球也一定能收获成果。

    关于联赛:下赛季赛会制的概率很高

    问:这个赛季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陈戌源:这个赛季中超联赛复赛最大的亮点,是在防疫形势比较严峻的局面下,足球作为体育领域复工复产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能够顺利开展起来。足球能够把国人的一种精神,把我们科学防疫的大国形象展现出来。这是我感受最深刻的。

    问:如何评价中国足球这个不寻常的赛季?

    陈戌源:今年足球的各项赛事任务很繁重。中超7月25号打响,现在进入尾声,我是觉得所有的足球人都在传递一种共识,中国足球必须要让老百姓看到希望,看到进步,如果在困难面前我们丧失这种自信,丧失这种决心和勇气。那中国足球给人的印象会非常难看。

    今年2月底,中国足协就开会研究2020赛季中超联赛的方案,当时主要考虑是在空场情况下进行主客场比赛。一方面主客场制我们习惯了,另外这么短的时间搞一个赛会制,比办一届世界杯规模还要大。

    但是,考虑到整个防疫的要求,选择主客场制,万一有局部地区发生疫情,赛季很可能就夭折了。所以我们改变方案,做赛会制。我们研究制定了一个非常细的方案,专门成立了9个工作小组,涵盖了从防疫、赛事、党建、媒体、安保、接待、球员、俱乐部管理、竞赛组织等各个方面。后来,很多足球发达国家联赛以及亚足联纷纷上门取经,向我们了解赛会制的比赛如何安排运行。

    问:明年中超联赛的赛制将如何安排?

    陈戌源:在当前全球的防疫形势下,如果没有出现根本好转,中超下赛季继续采用赛会制的概率很高。因为只有赛会制这种方式才能保证整个联赛不中断,才能保证联赛能够健康有序地开展起来。

    问:职业联盟工作进展如何?

    陈戌源:联盟工作在积极推行,我们尽最大努力,年内争取成立。我不能把话说死,但是明年的联赛一定要让职业联盟去干。

    关于裁判:要及时回应公众关切

    问:这个赛季裁判问题始终被球迷关注,原因何在?

    陈戌源:裁判问题是今年联赛公众舆论聚焦的热点。一项精彩赛事,公正是关键,裁判员是公平竞争的核心要素。

    我们认识到中国裁判存在问题,在联赛开始之前就进行了集中培训,一是对2019年国际足联颁布新规则的理解。坦率说,裁判已经几年没有组织过专门的业务培训,每个裁判对规则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所以要有个准绳。二是裁判的道德作风。中国足球发生过黑哨、偏哨,或者所谓的官哨、情哨,对中国足球过去丑陋的一面,大家记忆犹新。中国足协绝对不允许过去裁判界发生的丑陋一面在今天重演。

    近几个赛季,中超很多关键场次都是请外籍裁判执法。今年受疫情影响,绝大部分场次是本土裁判执裁,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好事,就像中国足球要靠中国运动员来踢一样,中国足球也要靠自己的裁判来吹。

    问:裁判存在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陈戌源:从足球职业化开始到现在,裁判的职业化制度没建立起来,这样裁判很难全身心投入工作,造成对规则的理解和执法能力上“先天不足”。另外,中国裁判就像中国球员一样,缺少真枪实刀的对抗磨练,没有经受过真正的考验。

    今年赛会制第二阶段,每一场都是关键比赛,每一个误判都可能会对一个球队的“生死”产生重大影响。裁判没打过硬仗,碰到这种场面,心虚、担惊受怕,说明这种心理适应能力经历比较少。同时,一些裁判的理论基础和实战经验之间也存在不够匹配的问题。

    裁判存在的这些问题,中国足协是认识到的。所以我们建立了一套严格的裁判管理制度,每一场比赛前,裁判组先要了解两支球队的打法特点,先行研判,打有准备之仗。比赛以后有考评,评议裁判执法的优点与不足。评议的时候,赛区所有的裁判都参加,大家都受教育。这个制度对中国足球而言也是第一次,也是希望能够尽快提高所有裁判员的执法能力。

    所有裁判和各支球队之间是完全隔离的,不允许接触俱乐部和运动员。我们对VAR(视频助理裁判)也专门提出了要求,进行培训。我们后来感觉到VAR的反应比较慢,视频展现的准确度不够,专门增加了4个机位,让VAR提供更清晰的判罚。

    裁判工作的目标就是尽可能创造一个公平的竞赛环境。坦率讲,今年的中超联赛(裁判工作)尽管遭到很多批评,但绝大部分判罚是准确的。我们事后请了第三方来评判,准确率达到98%。当然不能说这就没问题了,实际上2%的问题也是不能容忍的。

    如果中国足协内部评议某个裁判判罚有问题,内部也会处理,一般来说会停吹几场比赛。有人告诉我说裁判问题一般是不对外的,我觉得有什么不可以说的?错了也可以说嘛。后来我们第二阶段就发布了一些裁判方面的信息,但是我觉得做得还不够,应该更及时地把社会关切的裁判问题表达出来。

    和去年相比,裁判是有进步的。进步在哪里?进步在职业精神增强了,对规则的理解和执法能力也在增强。我讲几个数据,裁判员跑动距离平均一场下来有1万多米。另一个数据是判距,世界杯上平均判距11米,我们是14米,有3米差距,总体上来说比过去有提高。另外也要看到,裁判面对这么大压力,非常不容易。

    那么老百姓为什么对裁判有那么多看法?我觉得是因为过去存在过这种现象,大家看到问题,就觉得死灰复燃。我在足协干部会上说,如果联赛都办不好的话,我们就回家去吧,别干了。所以大家也是抱着能够展现中国足球新形象、新面貌的强烈责任心去做这些比赛。

    问:中国足协将如何提升裁判员的能力?

    陈戌源:我跟裁判讲,大家要经得起委屈。中国足球要习惯被批评,发展是硬道理,中国足球没发展好,挨骂天经地义。同时,中国裁判确实存在业务能力不高的问题,今年联赛给了我们很多经验和教训。中国足协对裁判的培养,必须提到一个重要的议程上,包括提高裁判的执法能力,业务学习和职业化进程,中国足协要有大举措。

    关于亚冠:希望中超4队平安往返

    问:亚冠联赛已经开赛,中国足协做了哪些工作?

    陈戌源:亚冠2月份打完附加赛以后,受疫情影响,赛事全部停止了。我们跟亚足联多次沟通,原来是定在11月13日开打,和中超联赛发生冲突。我们当时觉得条件不成熟,很难保证去参加亚冠。后来亚足联也听取了我们的意见,把赛事推迟到17日举行第一场比赛。

    我们此前同亚足联举行了多次会议,重点做了这些工作。一是防疫,要给我们一个完整的防疫方案。健康是第一位的,你不能保证健康,我就不能保证(参加亚冠)联赛。亚足联一开始给我们每个俱乐部21个房间,显然是不够的,而且这个酒店也不是封闭的。我们表示这个不符合要求,后来亚足联也同意专门准备一个酒店,让我们4支亚冠球队住到一起。

    第二个是做亚冠参赛队伍的工作。从俱乐部本身来讲,他们不太愿意去。中国足协为什么还是要按照亚足联的要求,希望各俱乐部参加亚冠,基于两个考虑。第一个考虑,如果我们不去打亚冠,中国足协、各俱乐部要受到亚足联处罚,包括削减亚冠名额、停止4个队的亚冠资格和经济上的处罚。第二个考虑,如果不去,我觉得对我们整体形象也是个伤害。

    中国足协专门组织了前方工作小组,为这4家俱乐部提供服务保障,在当地和亚足联沟通,希望4支球队在参赛过程中不要有太多后顾之忧。严格要求俱乐部把中国足协的防疫方案移植过去,按照亚足联现有的防疫条件,强化防疫方案,争取做到不出现一起感染事件。

    问:对中超4支球队有怎样的期待?

    陈戌源:我们要求俱乐部认真参赛,不能敷衍了事;第二个要求是严格纪律,包括赛风赛纪和防疫,要把防疫放在第一位。中国足协每一天都会关注他们,希望他们能够平安地去,平安地回来。

    关于国家队:我们一定能够打赢40强赛

    问:国家队建设是如何考虑的?

    陈戌源:国足备战世预赛是足协工作的重中之重。总体上讲,国家队成绩不理想,不仅表现在成年国家队,我们各个年龄段国家队成绩都不理想,这是我到足协以后最忧心忡忡的事情。像我们U16国少队,在亚洲是第四档最后一档,这支队伍10年以后就是国家队。如果我们的水平不提高,按部就班地做,10年以后就是今天的水平,何来希望?何来进步?

    当下主要是三大任务,一个是国足世预赛,第二个是女足奥运会,第三是国少。

    国家队原来是今年10月份打世界杯预选赛,我们的备战方案也都做好了。现在延迟到明年3月份或者6月份。以李铁主教练为首的教练团队到任以后,备战工作抓得比较紧,已经进行了好几次集训。

    问:足协对国足世预赛成绩有何期待与要求

    陈戌源:国家队整个备战现在有三部分的主要内容,一是围绕明年3月份或者6月份的预选赛制定备战计划,赛会制的可能性很大。如果打赛会制,中国足协当然希望能够承办,力求让40强赛的赛会制比赛在中国举行。

    二是我们针对国家队40强赛备战重点做两方面工作,一是优化队伍,每次集训总是引入一些新人,李铁主教练感觉国家队还是缺少一个好的中锋,所以今年国庆节期间的集训就招入了郭田雨,只有21岁。人员有适当的流动,可以增强竞争力和活力。队伍不断优化,包括个别归化队员的优化,就能选拔出最优秀的队员。

    选拔队员有两句话:一个是最优秀的,一个是最合适的,有些最优秀的可能没进来,但是必须找一个合适的。此外要做好全面的保障工作,比如我们专门建立了一支情报队伍,从现在开始,对40强赛甚至是12强赛的每一个对手,都有团队、有专人定期分析,定期报告给主教练,帮助主教练了解我们的对手。

    第三,中国足协还准备设立一个国家队主教练工作基地,让各级国家队主教练集中办公。各级国家队必须是相通的,技战术相通,队员的成长过程相通。我和教练团队有信心:我们一定能够打赢40强赛,只要把工作做好,我们还要争取在12强赛上有更好的表现。

    关于青训:扎扎实实地干个5年10年

    问:现在青训方面存在的问题是什么?

    陈戌源:青训教练从数量和质量上远远不能满足青训工作的要求。大连人队主教练老贝(贝尼特斯)告诉我,他到大连人俱乐部工作,很希望能够选拔培养一批新人。但是他非常遗憾地看到,在欧洲十四、五岁的球员掌握的基本技术动作,我们二三十岁的球员都没有解决,为什么没解决?是教练没有教到。此外,各级青少年赛事太少、质量低,我们的运动员不是在战斗中成长,而是在温室里成长。

    问:下一步怎么办?

    陈戌源:当务之急是要抓紧培养一大批青训教练,中国足协跟退役球员签约,然后送去培训,培训一年,毕业后与学校挂钩。教练员的薪酬,所在的地方出一部分,中国足协补贴一部分,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中国足协必须每年坚定不移地培养教练,不仅是主教练,还包括体能教练、技术教练、足球心理师等等。

    第二,中国足协要大规模地开展不同年龄段的社会足球俱乐部,包括校园足球、俱乐部梯队,青少年足球联赛。青少年足球联赛要改变赛会方式,从一个区、一个市、一个省开始打起。不要跨省比赛,否则学生学习没法保障。青少年球员成长,如果脱离学校、脱离家庭、脱离社会是很难成功的,15岁以下尽量不要“三脱离”。

    问:青训未来有怎样的计划?

    陈戌源:青训主要是三大力量:校园足球、职业俱乐部和社会培训机构。我认为现在最具备条件的是俱乐部,我们现在中超俱乐部有7级梯队,以后会扩充到9级梯队。

    今年国青队打乙级联赛,打了6轮,四负两胜。我跟(主教练)成耀东讲,胜负不是主要的。这些国青队员的职业生涯到现在,才第一次打如此正规的一项比赛,但也就是中乙水平。到亚洲层面怎么打?这支队伍是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主力,一定要多打比赛,希望每年不少于30场。

    我们还要组建青少年精英学院,选拔一批好苗子。国青队最大的遗憾就是身体条件太差,19岁了,上肢的力量几乎没有,在国内打低水平比赛可以,到国际上肯定不行。

    我们要从选材开始,搞几个真正的青训基地。对社会足球,我们准备设定标准,不能像现在鱼龙混杂。对青少年球员的注册转会要做重大改革,要保护青训机构的利益,也要保护运动员的健康成长,不能让一部分人为了钱毁了孩子的足球前途。

    还要抓体教融合,大部分家长都清楚,足球成才概率很低,1000个人可能出一两个人,万一成不了职业运动员,你可以走上学的路。我们一定要花极大的努力,让青少年足球扎扎实实的干个5年、10年,找到一个正确的方法,不要受影响,一定会成功的。

     

    来源: / 责任编辑: 我爱小贝fc_system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湖北足球网;合作及投稿请联系:617941913@qq.com

  • 武汉卓尔
  • 首页
  • 中超联赛